【新民晚報】我的樂懿姐
發布日期:2019-04-16      瀏覽 1287 次

“在上海音樂學院被尊稱為‘先生’的兩位女性,一位是吳樂懿先生,一位是周小燕先生。兩位先生對上音的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。吳先生是九十年來學科建設的標桿,而上音正是因為擁有這樣具有偉大成就的藝術家、教育家才能不斷發展提升。”這是春和景明時節,上音紀念吳先生誕辰100周年系列活動時,廖昌永院長講的一段話。

吳先生是我隔房堂姐,琴美、人美、心美。她6歲學琴,18歲即登臺與上海工部局樂團(上交前身)合演,1949年赴法留學并榮獲巴黎國際音樂學院室內樂頭等獎,1954年毅然放棄海外優渥條件回國執教。她曾任第三屆全國人大代表,第五、六、七屆全國政協委員,擔任上音鋼琴系主任多年,桃李滿天下。

我第一次聆聽她琴聲的情景至今難忘。她祖母逝世,在萬國殯儀館大殮,樂懿姐彈奏《友誼地久天長》,我年幼不諳音樂,但那極其緩慢、低沉、哀婉、親和的鋼琴聲,如一句句思念的話語,深深地感染了我,堂祖母慈祥的面容仿佛在照片中活動起來……那時,我們一大家子住在山海關路,堂兄道威正就讀中央音樂學院華東分院(即今上音)附中,與來自鼓浪嶼的殷承宗同學要好。殷獨自來滬求學,堂兄常邀其周末來家宿玩。某周日,樂懿姐來探望長輩,聞鏗鏘有力的柴可夫斯基鋼琴曲,就輕輕地走到殷身后,曲終方與之交談,鼓勵殷:已臻大學水準,繼續勤奮努力,必有出息!果不其然,殷1956年即破格升入中央音樂學院,后來成為蜚聲中外的鋼琴家。

有回我到上音找姐,下課時間已過,教室仍閉。俟出,姐講“抱歉抱歉,先吃飯去”,請我與一位學生同往淮海路“天鵝閣西菜社”共進午餐。“吳先生來了,請坐那邊。”“謝謝!今加一道麥西尼焗雞面。”顯見她是頗受尊敬的常客。

這次紀念座談會上,多位教授深情回憶:先生常“拖堂”,就怕我們領悟不透;先生不止一次帶我們去過“天鵝閣”,而她自己常以面包、三明治加杯熱水充饑。今我忖:鋼琴與西餐皆為洋文化,潤物無聲,或有深義在焉。

著名旅美鋼琴家劉憶凡說:初次登臺心難寧,先生寫字條“人生能有幾回搏……”頓時氣定神安,彈奏出自己水平;楊韻琳演奏李斯特第五交響曲,我伴奏,先生總覺得欠默契,遂啟發我要像談戀愛那樣融為一體,開導有方,終獲成功。懿姐兒子龍峰先生透露,家里巧克力多,母親告曰,這是專為學生準備的,彈琴消耗大呀!有次我去姐漕溪北路寓所,她正在琴邊唱譜教學生。她告訴我們:曲須儲心,能唱到位就能彈到位。這或是其獨特有效的教法之一。

音樂是美麗的,音樂人也要講究美。鋼琴名家李名強、著名音樂學教授楊燕迪等都對先生優雅的氣質贊賞不已。楊韻琳教授講:特殊時期,令先生打掃衛生,她也搞得干干凈凈,先生凡事都做得特別認真,上課前還會補點唇膏,臺上臺下都把美留給他人。

懿姐應邀擔任廈門國際鋼琴比賽評委,主辦方要其近影,她不想麻煩院里搞攝影的老師,請我找人拍照。我陪她到影星多至的“美倫照相館”。攝影師調光移位,左拍右拍反復多次,姐含笑配合。攝影師贊嘆:儂阿姐賣相好,不比電影明星推扳,名氣介響又一點嘸沒架子,佩服!

十日談

他們未曾遠去

历届法甲冠军一览表